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武林外史之二——那一刀的风情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大概练了两年基本功之后,有一天师父老人家说了:“小子,去买把刀回来,明天起教你练刀。”

这一句话就给我说蒙了。您想想啊,我13岁开始拜师学艺,两年后15岁,那时候是1987年,根本不知道那里有卖刀的。这就只能请教师父了:“您看我去哪里买啊?”师父给了个地址:香山某体育用品商店。

第二天管父母要了钱,就出发去香山买刀。地方倒是不难找,进门就被震撼了一下,只见各种刀枪剑戟、斧钺钩叉、镗梿槊棒、鞭锏锤抓、拐子流星一应俱全,全都明晃晃、光亮亮的——镀着一层铬。那时候岁数小,看见闪亮的东西就眼直,以为是什么高档货。

跟老板说了来意,老板从一堆刀里拿出一把:“这个最便宜,15块。”我伸手拔刀出鞘,当场就嘬了牙花子:这他妈不就是个铁片么?不但轻飘飘的,轻轻挥舞之下,那刀头美妙的颤动着,就像一片忽然魔怔了的凉粉儿。

“您还有好点儿的么?”

“武术器材啊小兄弟,这就是标准的武术器材,我只能卖这种,真刀也不让卖啊。练武就凑合用吧。”老板说道。

我回忆了一下电视上看的武术表演,忽然恍然大悟为啥他们耍起刀来如雪花片片随身、阵阵铁皮乱抖的响动,原来就是这种刀出来的效果。

说到这里咱们岔开来说两句刀的事儿。

我后来有点儿小钱之后之所以收藏各种古董刀剑,估计最初的源头就是被这种垃圾货刺激了。我有好多年不看电视了,不知道现在武术比赛是不是还用这种铁片子刀,要是还用的话,中国武术就只能是中国舞术,因为这就不是个东西。

这种刀的原型还是挺出名的,大名“牛尾刀”,刀头宽、刀身窄、刀把子弯成一个小弧度便于发力把握,整刀略有弧度利于劈砍,刀头加宽并且加厚,配重合宜并且增加伤害值、坚固度,除了他妈特别难看之外,基本可以算是一款居家旅行、谋财害命的良好工具。顺便说一句,我这辈子无刀不藏,就是一把牛尾刀都不要,没别的,太难看。

难看归难看,因为实用性强,在中晚清的时候大大的流行,后来咱们看见武术表演上耍的刀,基本都是这种类型。

但您要知道,真正牛尾刀刀头是加宽加厚的,咱们武术表演用的牛尾刀特意把这部分做得薄而又薄,轻轻舞动就如凉粉儿起舞。我不知道这是为了好看,还是纯粹减低其杀伤力。我个人觉得是两者皆有,因为很多武术运动员抡起这东西缠头裹脑的时候,我都怀疑他要是用真刀的话基本就是自刎的路子。表演完了满地尸体总不是个事儿吧?

既然没其他正经东西,我也就只好交钱扛着刀走人。老板说了:“慢着,给你个盒子装好了,不然让警察看见也不行。”

晚上我就扛着这把铁片刀找师父去了。到了我们平日练功的场子,师父比我先来,我一看师父手里的家伙差点儿没背过去:一把正经八百的钢刀,鲨鱼皮鞘、刀身有岁月锈蚀变黑的痕迹,刀头宽大加厚,靠近护手的地方还雕了一条埋金小龙。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师父告诉我的,我就是觉得这是真家伙。而且这刀是四尺大刀,立在那里比我师父都矮不了多少。我那个铁片子基本就是牙签。

“师父,您让我买刀我倒是买了,人家那里没这种啊?我这刀跟您这个好像不太一样。”

师父横楞了我一眼:“知足吧小子,现在还能买到武术器材,早十年你要学的话我的给你找个柴禾棍比划着。”

“这也差太远了。”

“也是啊。不过咱们这派的功夫用的刀剑都比人家长一尺,本来就难找。老世年间咱们这派的长辈都是专门请人打自己的刀剑,外面兵器铺没卖的。现在想买到估计挺难的,先把招式记住再说吧,以后有机会找人打几把。你听着啊,咱们这派的掌法其实是来自刀法,单掌就是单刀、双掌就是双刀……”

最后这两句后来在《一代宗师》的台词里出现过,听着真是亲切感人。

可能有武侠小说看多了的人总觉得刀法实在算不上高大上的东西,但实际来说,无论学武的为了行走江湖还是任职军中,刀法都是武功的基本功课。原来我写过一个文章说民间武术都学什么,其中带尖儿的学一种、带刃儿的学一种,这个带刃儿的就是刀。那位说了,我怎么看着还有带双钩的?这您就抬杠了,后来学多了专精某种奇门兵器的人是有的,但学武艺入门,刀法基本是必修课。

您看武侠小说里大侠都习惯用剑,除了小李飞刀之类的另类高手之外,一看某人出场用的是刀,99%属于过场动画。其实这个小说嘛就是文人的事儿,剑这东西在青铜时代确实曾经风光一时,成为战阵上护身短兵的首选,自打进入铁器时代之后,战阵上的护身短兵的主力就是刀了,剑就成了一种将官随身携带的类似身份地位标志的东西,以及文人墨客闲的蛋疼发挥自己笔下武勇的道具,类似于现在的键盘侠与键盘爱国者手里的键盘。人家真正打仗的知道,拎着一把剑去冲锋陷阵的话,基本比找死也好不到那里去。

言归正传,我就拎着这把铁片子刀跟着师父开始练刀法。我们这一派的刀法自成一家——这是废话,刀都比别人长一尺,不自成一家也不行啊。看上去不快,但由于刀比较长大,抡开来差不多都能当盾牌用了,比如我师父那样的个头,躲刀后面估计对面射箭都射不着。我说这话是因为他老人家不上微博,不然我是不敢再去见他了。

不过,这门刀法我是越练越没劲。您想啊,原本这刀法浑厚有力,我轮着一铁片子怎么能有这种效果?我他妈有时候觉得自己都跟动画片里那个虾兵蟹将似的,跳着蹦着轮着个不知道是啥东西满舞台乱跑。

有一天练完功夫,师父又叫上我跟师弟去喝酒,还是在他家。我就问师父:“您那把刀是咋来的?”

“那把啊,是你师爷给的,据说是从你师爷的师爷手里传过来的。”

“现在是不是买不着了?是不是还有谁手里有啊?”

“这些年老兵器少见了。听你师爷说啊,解放前不太禁这些兵器,后来解放了收缴过一批,文革哪会儿有些人家里还有,后来弄出来武斗啥的,再后来就越来越少了。这年头儿谁也用不上这个,”说到这里,师父去另外一个房里拿出那把刀:“小子,你说你要是扛这把刀出门,警察不得办了你?”

“那是那是。可这东西要是少了的话,咱这刀法学了有啥用啊?”这话说出来我心里也咯噔一下子,师父不喜欢听这话。

师父喝了口酒:“说起来武术这东西确实也没啥大用,现在有枪有炮的,抡着刀子冲上去不就成义和团对上八国联军了?”要说我师父虽然没啥文化,至少还没把八国联军跟英法联军弄混,比现在好多网上的大侠一张口就是八国联军烧了圆明园强。

“我这么跟你说吧,真要是强身健体,你去跑步肯定比学武术强,要说防身,”师父指指院子里沙袋:“练拳击也好,摔跤也行,都比咱们这门功夫出来的快,而且也简单的多。”

“那咱为啥还要学这个?”

“老祖宗留下的这点儿玩意儿,总不能在咱们手里绝了。我看你们俩都够呛能学到出师教徒弟那地步,可我不教又不行,至少不能让这手艺在我这辈子绝了传。”

说着,师父站起来拿起我那把铁片子刀:“明天你一个师叔过来,我炖鸡给他吃。”说着走到院子里,他养的一只鸡正好走过,师父左手摁刀鞘、右手拔刀一挥,鸡头飞出老远,那只没头鸡还跑了好几步才倒下来,鸡血洒了一地。

我与师弟的酒都吓醒了,这才反应过来,师父在这一挥刀的时候,只有“嗖”的划破空气的声音,绝对没有我们平时练习那种铁片子乱抖的噪音。

师父走回来看了看这把铁片子刀,“嗯,还行。”收刀入鞘后扔给我:“刀这东西,看什么人用。”

推荐阅读: